我可以接受所有诋毁 但我痛恶背叛-金星

随便看看
  • 更新时间:2018-11-24
  • 类别:娱乐八卦
  • 本文网址:http://www.meiqula.com/bagua/258.html

我可以接受所有诋毁 但我痛恶背叛-金星

我可以接受所有诋毁 但我痛恶背叛-金星

早上10点,金星已经坐在办公室,一身黑衣,头发盘起,前额没有一丝碎发。正值假期,她把三个孩子都带来工作室。孩子们正处于最活跃的年龄,不断地在屋里相互追逐打闹。年幼不知手脚轻重,在采访过程中,被弄疼的那个总冲到办公室向妈妈告状。这时,金星就拔高嗓门对其他两个孩子说:“都去做作业,看书。你们闹来闹去,太不像话了啊!”她说,三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宝,但规则也要做好。“谁做错了事,屁股就要挨打。”

舞蹈里有个动作,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蹬在天上,叫“朝天蹬”。金星用这个舞蹈姿势比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在任何一个环境下,我都能找出我的美感、释放点。我可以到天上去,我也可以在地上待着。”早前,金星用心经营舞蹈事业。如今,为家庭,她可以放弃舞蹈。“你把我所有东西拿走,没事,只要我的孩子无害就可以。”

给金星做采访,记者的脑子要灵活—她思路转得快,语速惊人,配合着大幅度的手势。在圈内摸爬滚打多年,金星对各式问题都兵来将挡。从国内体制限制舞蹈发展,到变性和同性恋,她百无禁忌。“很多人觉得我犀利,其实不是这样。我只是非常一针见血罢了。”金星说,“我讨厌玩文字游戏。”

我可以接受所有诋毁 但我痛恶背叛-金星

金星的舞蹈野心

在东方艺术中心地下排练厅待了 6 年后,金星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舞蹈工作室。两层楼高的新工作室建在杨树浦路上的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内,一楼是大排练厅和办公区域,二楼是小排练厅,也是舞者歇息室。工作室宽阔、舒适,透过玻璃窗能眺望黄浦江和复兴岛。金星找来一家瑞士设计公司为工作室进行室内设计,完成自己的整体构思。

“我要这个工作室给我的舞者们家的感觉,让我不再有漂泊感和疲劳感。跳了这么多年的舞蹈,总归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16岁,金星就想要当一个女人。19岁,她赴美学习现代舞,随后赴意大利、法国从事舞蹈艺术工作。28 岁,她回国进行变性手术。变性后的第三年,她成立金星舞蹈团,也是目前内地唯一的私人现代舞团。今天,45岁的金星不再如20岁时,一次旋转就是5 圈。体力减退了,可丰富的经历补救了不足。

“20岁的时候你使的是蛮劲,除了力量就是力量,现在跳舞,是用思考和思想去控制身体,这能让舞蹈演员走得更久。”

相比芭蕾舞,现代舞在中国的受众群依然不大。金星说,她之前的演出都是“亏本赚吆喝”,早年甚至还自掏腰包,卖房做演出。而她之所以今天还在坚持,是因为她想告诉全世界,中国有达到国际水准的舞蹈团队,同时也告诉全中国人,中国也有依照国际专业水准运营的舞蹈团队。金星但愿舞蹈团队站在舞台上能有清晰的文化身份,因此在艺术上普遍交流的她,坚持全体团队成员都是中国面孔。

有了自己的舞蹈团和工作室,金星往后的理想是拥有金星剧场,邀请全世界最好的艺术家来中国演出,通过艺术分享,带动更开放的艺术氛围。金星称之为“梦想”,将之视为“野心”也不为过。“野心和梦想是连在一起的。但那种膨胀的、急功近利的野心最没有价值。”金星说,“我想把舞团打造成全中国最优秀的舞蹈团之一。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想法,不是不着边沿的。它有着实际的可操作性。”

在民营舞团里,金星一直远离体制的困扰,也更看得清局势。“我不排斥任何门派,我对新鲜事物永远感兴趣,哪怕那个新鲜东西不是我的强项,也不是我的专业。”在她看来,如今中国艺术创作和教育方面最大的弊病就是各个门派互相争地盘抢位置,以及由此发展出的斗争。“跟咱们每天看的功夫片一样,各占山头。非常无聊。”

金星的生活速度

小提示:点击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大陆365bet网址_365bet客户电话直接翻页哦

推荐图文

? 2018 没趣啦-(如有转载侵权, 请来信告知, 我们将即时删除) 网站地图 |